自在家园:杭州东天目山 / 云南香格里拉。微信公众号: sxlzhjy。客服微信:13811881398 或 17746830825 (同电话)。E-mail:sxlzhjy@qq.com。
首 页 全年课程 咨商导师 分享回顾 消息新闻 行星颂钵 OH卡图卡 图片视频 淘宝店铺 自在家园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每一个不肯承认自己本名的后代,都是被家族命运排除在外的(2019-7-27)

“你好,我是艾婷……”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文艺十足的名字,逢人便如此自我介绍,甚至我曾经的企业、微商团队都被冠上这个标志性名称。

 

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自我设定的名字取代了我的真名真姓;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打小就对父母给自己取的普通而广泛的名字非常不满而一再想要更改名字的愿望。每当别人误以为这就是我的真实姓名,而亲切地称呼我“艾婷”时,心中虚荣的美好就溢于言表。

 

网络时代,不见其人只闻其名的形态下,冥思苦想给自己一个听起来很美的笔名、艺名、甚至是QQ、微博、微信名……也似乎成为每一次公共社交领域自我彰显、个性飞扬的必经历程。

 

于是那些父母给的“春花”“燕红”“大伟”“小强”的本名,蓦然回首间化作“红唇玫瑰”“烟冷寒翠”“王者荣耀”“独孤求败”各种或文艺、或侠气、或另类、或潮酷的个人署名……金庸古龙、宋词诗经、动漫手游、佛经道学……所有能够为自己的人设加分、让社交圈刮目相看的名字出处,都被搜肠刮肚地贴在了个人签名上!今天还是挂佩奇头像的小可爱,明天就变身妮可基德曼般的高冷女神;去年签名还是黄金万两的大富翁,今年就沦落成一壶浊酒尽余欢的落寞诗人……

 

我,究竟是谁?究竟想要向世人呈现一个怎样的假象,似乎已成为众生充满设计感并乐此不疲的游戏。

 

安心正念-99期家排工作坊,第一天在场域里就呈现了一个有趣的个案。个案的过程充满了戏剧性,却也像一记响锤,敲醒了案主本人、也敲响了每一个曾经或现在依旧活在虚妄设计中的人们!

 

个案的起点原本是基于案主对亲密关系的探索。案主表示丈夫有出轨嫌疑,让自己非常崩溃,而自己在与伴侣的相处中,似乎总是在寻找父亲的影子。由于无法在其身上还原“完美的父亲”形态,让自己非常挫败。“所有的关系都最终会回到原生家庭系统这个源头”,带着这样一个系统原则,我们在场域里还原了案主与父母、与活着或夭折的兄弟姐妹们的关系呈现。

 

毫无意外的,那些没有被尊、重接纳的同胞手足也都在案主回归自己家庭序位的同时,而被重新看见。对自己和全家的命运感到身心疲倦的父亲,沉默而无力;因不被子女丈夫尊重的母亲双手握拳、内心愤怒;年幼夭折被家庭成员忽略而排除在外的二哥,无奈幽怨地注视着全家人;就连案主本人和自己丈夫的代表,似乎都无法与这个家庭本身建立更深入的连接。

 

担任工作坊助教的我,原本正专注在现场花絮的抓拍里。杨力虹导师惯有的“无常”示现,突然点名让我作为案主“家族命运”的代表,无比“伟岸”地矗立在场域里。于是,本次家排个案里最有趣的部分,就此展开。

 

 

作为代表的我,站在一把高凳上俯视每一位家族后代,可滑稽的是众人之上的“我”却丝毫也没有至高无上的神圣感。一种别扭的感觉在“我”胸腔里囤积,“我”甚至能清晰地感觉自己的面部表情充满了不屑。

 

目光越过站在我前方的“父亲”代表的头顶,停留在跪在远处的案主身上。仿佛整个场域里,只有这个孩子被“我”关注,而其他人则形同虚设。别扭的感觉不断发酵,我挽起的眉头也让在场的代表和案主心生畏惧。看着面前这个碍眼的“父亲”代表,我要求他离开这个位置,退到案主所在的区域。

 

于是杨老师邀请大家按照各自在家庭中的序位重新排列,并按照“我”的要求,跪下来回到那个“后代”的位置。“我是大的,你们才是小的”看到后代们臣服于自己的序位上,作为“家族命运”的代表,瞬间有些说不清楚的成就感。

 

可这个“好感觉”没能维持多久,看到跪在家庭系统最末位的案主,一丝疑惑又盘踞在心头。“你叫什么名字?”我不假思索地提问。案主怯生生地回复了一个相当美丽的藏文名字。“不对,你叫什么名字”再一次重复相同的问题,这样的发问同样也让其他人匪夷所思。杨老师支持案主回应“我”:我是郭某某和马某某的女儿,我叫……(案主依然使用了她的藏文名字)

 

一股无力感袭来,让作为“家族命运”代表的“我”对这个本该被仰止的位置再无半点留恋。默默从凳子上滑下来蜷缩在凳子背后,闭上眼睛再也不想看见这个让“我”满怀期待却不愿承认自己家族身份的“后代”。

 

“家族命运”的行为让在场者忍俊不禁,案主本人也有些难为情地表示:听到“家族命运”质问自己的姓名时,就有些问心有愧。自己的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藏族人。自上学读书起,父亲给取的汉族名字自己就不喜欢。后来因为歌唱天赋,一度想成为藏族歌手。为了让自己与众不同,也为了能够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拥有鲜明的风格特点,从此隐去了爸爸给她的名字,努力让周围的人认为她是藏族而非汉族。

 

当案主这样叙述自己更改名字的初衷时,“我”紧缩在凳子后边愈发无奈和愤怒。这个不想承认自己家族归属的孩子,即是对家族的否定,也是对自己生命源头的背叛。杨老师询问“我”是否愿意回到“家族命运”该在的位置,“我”不屑地回答:该站在上面的是她,不是我……

 

听到我这样说,案主笑着承认:自己真的觉得被别人称呼藏族名字会比较有优越感。对汉族名字似乎不那么感兴趣,有一部分原因似乎也跟妈妈有关。因为妈妈本来也不姓马,只是在过去那个时代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被改了姓,所以妈妈自己其实也没有真实的姓氏。同时自己哥哥姐姐也都用着不同的姓名,有的用随爸爸使用汉族名字,有的则用妈妈这边的藏族名字。

 

杨老师再次询问案主是否愿意接受自己本来的名字呢?案主犹豫片刻还是觉得不大愿意。此刻,身为“家族命运”的代表,我绝望沮丧到极点,干脆躺在地上不想再与这些无明的子孙有任何瓜葛。心里有一句话反复地出现:随你们自生自灭去吧!

 

后代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家族命运”重新“雄起”,更不知道如何能让这个最小的孩子接受自己的姓氏与身份。

 

“爸爸在你心里是怎样的?”杨老师忽然发问。只见案主像个懵懂的小女孩儿一般看着自己“父亲”的代表:“爸爸很强大”!在她的描述中父亲是家族中最能干、最有担当、最坚强的人。不仅扶养了自己的7个子女,同时也带着自己家族中其他亲人从乞讨的贫穷状态逐步走向富裕。

 

当案主骄傲地形容自己的父亲时,力量似乎在一点一点回到“我”的身体内。放下尴尬,“我”重新摸索着攀上属于“家族命运”的高位,再一次看向案主,脸上的表情也略显诙谐。

 

 

“你叫什么名字?”执着的“家族命运”又重复着相同的问题。这一次,案主放下自己的抗拒仰头看着“我”,眼里有晶莹的光在流动。

 

“爸爸给我们姐妹们都取了一个莲字,我的名字叫喜莲……”

 

“多美的名字”我心里赞叹到。如此美好的一个名字,却成为这个孩子多年来一直逃避、一直不肯面对的“家族属性”。

 

当杨老师询问此刻“我”的感受,一直倍感无力的“我”希望这个后代为家族做些什么时,“我”唯一要求是请案主用父亲给她的名字多做一些利益他人的好事。

 

案主听闻更加惊讶“家族命运”的表达,因为此前她确实在资助几位贫困生直至他们进入大学校园,可所用的署名却都是自己的藏族名字。并且,在做好事时,她都只资助藏族孩子。当她最终承诺以本名为祖先、为家人做更多好事、善举的时候,“我”仿佛瞬间赢回了属于这个家族的尊严!

 


敢于承认自己家族属性的案主终于可以直视场域里的每一个人,而她“父亲”的代表感到异常欣慰,之前那份身心疲惫的状态也逐渐消退。同时始终陪伴案主的“丈夫”代表,也在那一刻被爱人看见。四目相对中,似乎有许多交流在无声地进行。

 

所有人都带着祝福的神情望向他们,可两个人却并未发生新的移动。作为“家族命运”的“我”,分外着急,抬手示意他们走到近前,一副将闲事儿管到底的劲头。

 

把双手分别放在两个“后代”的额头,“我”似乎能够体验到“后继有人”的安心与释然。重新连接下,用手滑过他们的脸庞与肩头,好事儿的“祖先”推动他们二人相对而立。“看着他/她的眼睛……”“我”郑重地交代着。两个人相互注视着,似乎有万语千言,可就是说不出口!空气凝结在他们深长的呼吸里,那一刻犹如定格一般,让整个场域都屏气凝神期待着下一刻美妙画面的出现。

 

无言…相对…略显漫长的等待中,“我”那颗焦灼地心跳动的尤为有力。“要抱就抱、要打就打,别磨叽”这句“糙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又引来一阵哄堂大笑。案主在这句大实话里羞红了脸庞,“丈夫”代表则坚定地对案主表达道:“我心里只有你……”案主布满温润绯红的侧颜,终于踏实地埋在“丈夫”的肩膀上。

 

看着一对“爱人”重修旧好,看着众多后代能够各归其位……“我”似乎也终于接受自己那如同旗帜般高擎的家族荣耀和使命,带着爱和良知支持系统里的每一个生命!

 

 

个案结束了,但由此引起的沉思却久未平息。老子在《道德经》中说:“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随着文明的发展和人口的群体化,为了将群体有所区分,便出现了部族群体共有的标志,这就是“姓”;群体间,为了区分你我,属于个人的标志也随之产生,也就是所说的“名”。在社会的形成中,群体内部用“名”区分彼此;若与群体外部接触,则用所在群体的归属“姓”与自己的“名”结合,从而充分地表达自己。这种群体标志和个人标志的结合,便是人类最早的姓名。

 

人的姓名即是一种语言现象,又是一种文化现象。透过一个人的姓名,便足以窥见其民族、地位、家庭、身世、文化、教养、爱好等各种信息。透过它,即可以看到行辈之序,又可以体现长幼之别。而现代人对家族、父母赋予自己的标志,却在用更多刻意的修改变更来突出其自由意志。

 

“当你隐去自己的真实姓名,为自己贴上头脑中设计的标签时。你就已经失去了和家族系统的连接,从而让你在事业、生活的历程中倍感无力、迷惘不安……”我的恩师杨力虹导师总是这样提醒那些场域里不愿以真实姓名示人的案主们。那些看似不够高端大气、浪漫唯美的真实姓名,却承载着家族、祖先、父母、手足及后代之间的序位连接和血脉传承。而这一重要的传承也将作为每一位后代所特有的家族属性,获得家族系统的支持和认可。

 

每当我们抗拒甚至厌恶这个带着系统传承的标志时,我们也同时为整个系统带来了失衡或失序的状态。我们的生活也会不断示现各种麻烦,来提醒我们回归自己的家族序位、完成我们与自己家族系统中断的连接。

 

还记得我成为【安心正念家排导师班】学员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我的微信、微博等社交签名统统改回真实姓名“张婷”。“婷”这个字因与太多人撞名而倍显平常,曾经自命不凡的我对于父母给的这个名字抗拒满满的“梗”也依然记忆犹新。如今随着内在的整合与平衡,当它伴随我出现在服务生命的道路上陪伴和支持他人时,它就总是会为我点亮悦动的光芒并注入无限的力量。

 

“冉冉梢头绿、婷婷花下人”,这个出自古人《黄梅诗》中的“名字”,现在却真的让我对父母的情怀赞叹无比,同时对身后的家族心生恭敬!

 


别了,那些看起来很美的标签;再见,那些自以为是的过往;回看那些顶着虚妄昵称的岁月,像极了一副阳光下暴晒过的画作…早已没有了曾经的鲜艳与浓烈!在白纸上反复书写着自己的名字,那一撇一捺间的流动与转折中,我似乎触到了生命源起的轨迹。忠诚、尊重、接纳、感恩,唯有真实地承接源自系统源头的力量,我才有可能敢于如实如是地做回自己!

 

“当我们谦卑地站在群体中那个我们所属的位置上,并且不期望改变或更换它。这样,我们的心灵才能与所有事物达成和解!—— 伯特.海灵格”

 

——文字记录整理|张婷

 

(原创文章,请尊重系统原则!转载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c) 2008-2019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京ICP:090028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