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家园:杭州东天目山 / 云南香格里拉。微信公众号: sxlzhjy。客服微信:13811881398 或 17746830825 (同电话)。E-mail:sxlzhjy@qq.com。
首 页 全年课程 咨商导师 分享回顾 消息新闻 行星颂钵 OH卡图卡 图片视频 淘宝店铺 自在家园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婆婆,请你把丈夫还给我——安心正念系统排列工作坊个案实录(2019-6-11)

看到这个标题,也许读者们多少都会有些不淡定。但作为一个家排个案的呈现,也许这样一个议题背后延展出来的真相,却是万千家庭关系中每一天都在上演的剧情!

 

案主:男性 离异
议题:想放下与前度伴侣的关系

 

个案开始

 

杨老师请案主请出自己和前度伴侣的代表。“自己”和“前度伴侣”两位代表在场域中时而你进我退,时而相互跟随,彼此间似乎并没有彻底中断连接。“前度伴侣”表示并没有感觉和伴侣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愿意在伴侣的身后保持适当的距离看着他,这样的状态很舒服。“自己”的代表心情很复杂,又想靠近又觉得中间有莫名的隔阂。

 

这时杨老师邀请另一位女性代表来到场域里,这位代表径直站在“自己”和“前度伴侣”的中间,挡住“自己”代表的视线,只想让“自己”的代表看见她。而“自己”的代表却不断尝试把目光越过这位“女性代表”,投向“前度伴侣”身上。杨老师询问案主本人:“这个新加入的代表在你的生命中存在吗?”案主表示:“存在”。杨老师又询问案主是否愿意自己来面对,案主表示暂时不想。

 

“自己”的代表在“前度伴侣”以及“女性代表”之间进退两难、无法取舍。“前度伴侣”面对这个场景,表示自己根本无视这位“女性代表”的存在,她的出现完全对自己不构成任何威胁,“他心里是爱我的,这一点我非常自信”目光坚定地看着“自己”代表的“前度伴侣”这样表达到。杨老师询问“自己”代表,是否相对“前度伴侣”说什么?如果有一句话想表达,会是怎样一句话?“自己”代表沉默了许久后说:“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女性代表”听到“自己”代表这样说,带着些许的不满转身离开。而“前度伴侣”表示听到“自己”代表这样说,刚才那份自信反而有些动摇,感觉到些许的不安。

 

这时案主本人表示自己可以来面对了。于是,杨老师请案主换下代表来到场域里。案主看着“前度伴侣”,表示心情沉重而复杂;身体也卡在那里,动弹不得。看到这样一个无法流动的状态,杨老师请上案主“母亲”的代表 来到场域里。

 

 

 

“母亲”一脸严肃地站在原地看着案主,案主开始远离“母亲”,表示根本不想看见“母亲”。而“前度伴侣”则对“母亲”满心害怕,移动向场域的边缘,不希望被关注。而那位“女性代表”则感觉与案主和场域里其他代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母亲”代表一直郁郁不乐地望着案主,案主感觉在母亲的注视下压力很大,呼吸沉重,很想逃开。

 

“前度伴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着他,表示对案主、对“母亲”都有愤怒的情绪。觉得案主很懦弱,不愿去处理和面对自身与婆婆之间的关系。感觉自己就像是丈夫的挡箭牌和他们之间爱恨纠葛的牺牲品,希望婆婆可以允许自己的儿子和她在一起。

 

而“母亲”代表表示非常不喜欢看见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在一起。他们在一起自己会很不舒服,“儿子是属于我的,她(儿媳)没有资格占有他”母亲忿忿地表达,同时想让儿子看着自己。

 

听到“母亲”这样说,案主不断地深呼吸,感觉非常压抑。“前度伴侣”表示很无助,不想夹在婆婆与丈夫的关系中,觉得自己很无辜。

 

杨老师询问案主是否可以转身看看自己的“母亲”,带着一些善意和理解。案主表示自己做不到,不愿看见母亲。杨老师再一次询问案主是否愿意以鞠躬或叩头的方式向母亲表示臣服。案主犹豫片刻后在原地跪了下来,并跟随老师的导语对“母亲”说:“妈妈,我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伴侣。你的伴侣是我的父亲。”说完这句,案主开始呜咽起来,强忍着眼泪表现自己作为男人的坚强。

 

杨老师请他允许自己的情绪流动,允许那些积攒在成长过程中的悲伤流淌出来。案主开始掩面而泣,整个身体都在深深地悲哀里剧烈颤抖。“母亲”的代表表示:看见儿子难过自己也很委屈,因为对于他的父亲,她只有怨恨没有爱。“前度伴侣”看到这一幕表示感到了一丝轻松,因为自己再也不必背负不属于她的责任。杨老师邀请属于案主自己的“幸福”代表进入场域,“前度伴侣”上前牵着“幸福”代表的手走向场域的另一侧。案主也似乎被吸引,缓慢地向她们靠近。

 

“母亲”代表迅速来到案主身边,试图将儿子和他的“幸福”隔开,并表示不想他们在一起。于是杨老师请另一位同学作为案主“父亲”的代表来到场域,“父亲”的出现让案主的情绪又一次出现波动。

 

案主情绪激动、非常抗拒“父亲”代表的加入。表示不接受父亲,父亲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人,他抛弃了妈妈和自己,他是自己在世界上最恨的人。“父亲”代表默默地看着儿子,似乎很想与案主连接。同时对于自己的妻子,表示非常厌烦。“母亲”的代表一边表达对丈夫的不满,一边却以几乎察觉不到的细微移动向自己的丈夫靠拢。

 

这时杨老师请案主对“父亲”说:“爸爸,你抛弃了我和妈妈,为此我非常气愤!”“父亲”代表听到儿子这样说,表示自己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他们母子。案主跟随杨老师的导语继续向“父亲”表达:尽管如此,感谢爸爸选择妈妈生下我,你们给了我生命,这就是最好的礼物。”案主给父亲跪了下来,仰头对父亲和母亲说:“你们的爱恨情仇与我无关,我只是你们的孩子 无法对你们的命运负责。我只能对自己负责,如果我过得比你幸福,请你祝福我,爸爸……”案主俯身在父亲脚边痛快地哭出声来。

 

 

 

杨老师请案主将整个身体匍匐在地上,伸出手掌放在父亲的脚背,并由此与父亲的力量相连接。随着案主每一次深呼吸,都不断让父亲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同时把对父亲的怨恨呼出体外。“父亲”代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松弛,对儿子的感觉也越来越亲近。“幸福”的代表与“前度伴侣”紧靠着,带着祝福看着案主。

 

案主起身看着自己的“父亲”,猛然冲上去一把搂着父亲的脖子和肩膀,抽泣着。“父亲”紧紧地搂着儿子,似乎想把未曾给过的力量全都注入孩子的身体。“母亲”代表看着父子俩重新连接,眼里也泛着泪花。“爸爸,谢谢你!我要走向属于我自己的幸福了,请你祝福我!”

 


完成与父亲的连接与和解,案主充满力量地走向“前度伴侣”和“幸福”的代表,伸出臂膀同时将两位代表拥抱在怀里。他把头深深地埋在两位代表的肩膀上,表达自己的爱和歉意。“前度伴侣”温柔地回看自己的丈夫说:“谢谢你的勇敢!”

 

案主再一次郑重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缓缓地走向前与“母亲”拥抱:“谢谢你,妈妈。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请允许我拥有我自己的伴侣和生活!”“母亲”代表流着泪紧拥着儿子,用力地点着头,带着允许和祝福松开自己的手臂。

 

案主牵着“前度伴侣”和“幸福”代表的手,走向属于自己的人生方向。“父亲”、“母亲”在原地注视着,眼里充满慈爱的光……

 

个案结束

 

 

 

【杨力虹老师点评】

 

在中国家庭里,亲子关系大于亲密关系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部分中国母亲非常擅长的一件事就是把孩子拉到自己阵营里,贬损蔑视,甚至,排除父亲。单亲家庭里,许多孩子会主动冲上去填位,成为父母一方的情绪配偶,而父、母也极力抓住孩子这根“救命稻草”,拼命倾倒自己的情绪垃圾,以及,出于恐惧与焦虑,掌控、占有、担心孩子,形成一对病态的纠缠的、愿打愿挨、相互依赖、紧密相连的“共生”关系,比如某香港打星的私生女与其母亲。

 

当孩子长大成人,如果不从这种错位、扭曲的关系中离开,那么,Ta就会错过恋爱、婚姻,即使有了结婚证,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无法真正进入自己的亲密关系。这是所谓剩女剩男群体产生的最主要原因,也是离婚率大幅升高的深层动力。

 

愿每个纠缠在“共生”关系里的人都面对真相,自我成长,各归其位,各负其责。

 

祝福案主及其家庭、家族!

 

——文字记录整理|张婷

 

(原创文章,请尊重系统原则!转载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c) 2008-2019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京ICP:090028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