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地址:杭州东天目山, 微信:13811881398, E-mail:sxlzhjy@qq.com, QQ: 1135981061, 微信公众平台: sxlzhjy, 电话:138.1188.1398,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ylhsmhy
首 页 全年课程 咨商导师 分享回顾 消息新闻 行星颂钵 OH卡图卡 图片视频 淘宝店铺 答疑解惑 自在家园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雷开梅/文。2018-6-9)

我深爱万籁俱寂的夜晚,那是心灵和宇宙、大地联接的时刻,以至于我不舍得睡去。记不清有多久了,每个深夜里的两点至四点,我总会不由自主的醒来,精神处于兴奋状态,感觉有一种力量要向外生发,这个时刻,我总要写点儿什么,心才安稳。

我明白,我的心总是和宇宙、大地相通的。

 

可是,无论拥有多么宽广的胸怀,面对现实中的无奈,心还会在风雨中飘摇,真正做到"安心""正念"谈何容易,那必须要历经灵魂的深刻磨练,甚至要和死亡交手,有多难?于是,绝大部分俗世中人只能在短暂的幸福和永久的苦痛之间绯徊,在To be or not be之间徘徊,最终与麻木为伴,与妥协为友,拖着疲惫的躯体,在不甘心中归于尘土。

 

总有一些不甘心的人,她(他)们与麻木抗争,与妥协为敌,她(他)们冒着头破血流伤痕累累的风险也要化茧成蝶,我就是这群人的其中之一。

 

多年来,我总是和生活斗争,先是吃饱饭,后是为了精神需求,如同一棵努力向上的小芽儿,钻破石缝也要成长,我深信任何力量也挡不住一颗向上的心。我凭着这样的"生命向力",同生活抗争了几十年。

 

记忆中的童年,是一座摇摇欲坠没有屋顶的房子,里面住着一群因饥饿或寒冷随时可能死去的人;15岁以后,忍疼告别喜欢的学校,为了吃一碗饱饭,带着惊恐的心四处奔走,看过美好,也看过各种人的嘴脸和阴暗,也看见了赤裸裸的人性;25岁,感觉似乎找到了一棵大树,短暂的停靠,发现这棵"树"却也是蚁蚀虫蛀,生活在惊恐中。生命怎么会这么苦?我带着这个疑问试图在各种书中寻求答案,发现精神的慰籍不足以抵抗生活的风寒,模仿别人的生活也不是我要寻找的答案。同时我还明白:只有自己拥有翅膀,才能飞上蓝天。

 

32岁,我独自骑着单车带着赴死的心从北京出发,当我面目全非的站在零下二十度的唐古拉山山顶时,我并没有哭,面对茫茫雪原,一个声音对我说:生命太渺小,活着即是伟大,沿着心的方向,做你自己!

 

一路上,饿极时抢过藏族人的馒头,也被藏族老太太抢走干粮,甚至在持刀的藏族小伙追赶下死里逃生,寒夜在即将塌陷的悬崖上睡帐篷,还亲眼看见一个中年骑行者因为缺氧在我面前口吐白沫闭上了双眼。在巨大的惊恐中,我一路平安骑到拉萨。

 

36岁,我人生中的导师、伴侣、朋友、此生唯一的丈夫在我怀中永远的离去了,留下10岁的儿子和我。我搂着儿子,一个声音响起:"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只要打不倒我,我必强大!"

 

先生离去的那个夜晚,我一个人在他身边,来不及哭泣,把他送进医院太平间后,坐在医生值班室读奥修的书直到天亮,"死亡就是回家,回家应该欢笑,我们又何必哭泣。"唯有坚强的活下去!先生离去七年后,我突然发现我真的太坚强了,尽管心里的柔软还在,任岁月侵蚀,快变成了一块石头。于是,我再一次逃离生活在精神的迷雾中穿行。

 

42岁,我又一次独自上路,从湖北神农架骑行到三亚,32天,2200公里,风雨中圆满完成人生中的升华。

 

 

42岁,我再次遇见又一位人生路上的导师一一一杨力虹老师,她如师如母如友,她至真至纯至善,如春风化雨如冬日暖阳,带着巨大的能量之光拉着我的手疗愈我曾经的忧伤,她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美如何去掉坚硬的盔甲。透过杨老师,我明白什么叫善良什么叫博大,我感觉内心的坚冰正在慢慢融化。感恩一切的发现。

 

"家排"(家庭系统排列)并非鸡排、牛排,是灵魂最需要最好吃最美味的"排"。太震撼太神奇,现场呈现出强大的能量,遇见美好,遇见成长,遇见一束光。

 

杨力虹老师说:"所有的答案,都蕴藏在你的问题里。"我的心豁然开朗。

 

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的是什么。

 

走了很多路,见了很多人,读了很多书,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呈现出的外在是阳光的,身体却是沉重的,心灵罩着一层层雾霾,感觉自己是一只内在装满污泥的蜗牛,有时是一只没有内脏骨瘦如柴流浪在荒野上的孤狼,孤苦无依又无处言说,这种感觉和金钱没有关系。太多时候,我用冷漠和坚硬来对抗。我以为,人生就是以苦为乐,直到与死亡握手。

 

很偶然认识家排,带着好奇和怀疑的心走近,心里的坚冰逐渐融化,一位乍一看像神婆子的老师一台一台的融冰手术做下来,那久违的灿烂的孩童一般的笑容回来了,当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向老师跪下来道谢的时候,唯有无声而幸福的眼泪。

 

十多年前在北京,听两个朋友聊天,她们聊到在印度见到一位高僧的瞬间,满屋充满能量之光顿时泪流满面的场景,对此我一直半信半疑。读了克里希那穆提和奥修的书后,我坚信这样"闪着光"的人一定是有的。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他们离我们太遥远。于是,从不追星的我在精神世界跌跌撞撞一路寻求,内心也渴望亲自遇见一个"闪光"的人。读了大量书籍,感觉书籍只是让人获得暂时平静与和谐的利器,是心灵的止疼药,却不能除顽疾。多年来,那缕"光"似乎若隐若现,甚至有时折磨的我夜不能寐。现在想来,我骑单车从北京到拉萨、从神农架到三亚都是"光"的引领。

 

偶然遇到杨力虹老师,第一次相见,也没有被瞬间击倒没有泪流满面的场景,只是感觉看见她心里踏实。她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你,就是自己的光",我幡然醒悟:原来,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光。

 

 

回首生命的旅程,我总是在否定自己,不该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不该没受到良好的教育,甚至否定自己不该出生。我在自己设定的网里左冲右突死里求生,用肉体的苦来换得精神的安宁,我蔑视自己忽略自己,满世界找"光",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发光体。

 

参与了由杨力虹老师执导的的两次家排课程,我明白只有用心爱自己才能做好自己,我学会了向自己臣服,心怀慈悲和敬意,向生命里一切纷乱纠葛致敬。至于"家排"到底是什么?我依然说不清楚,不在场域里身临其境无法表述个中之神奇。通过现场自己和同伴们的个案,我想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正在寻求精神成长的人,他们痛苦过,她们迷茫过,他们最终找到了全新的自己!

 

——雷开梅/文

 

 

 

Copyright(c) 2008-2015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京ICP:090028442